稳外贸稳外资政策加力提效 前三季度外贸呈现较强发展韧性

发布日期:2022-10-24     来源:金融时报     浏览:


今年以来,我国外贸进出口规模、质量、效益同步提升,展现了较强的韧性与活力。据海关最新公布的数据,今年前三季度,我国进出口总值31.11万亿元,比去年同期(下同)增长9.9%。其中,9月份,我国进出口总值3.81万亿元,增长8.3%。

  “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环境,我国一系列稳外贸稳外资政策举措加力提效,外贸呈现较强发展韧性,为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作出积极贡献。”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赵同录表示,前三季度,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32.0%,拉动GDP增长1.0个百分点。其中,三季度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27.4%,拉动GDP增长1.1个百分点。

  外贸出口表现强劲

  今年前三季度,我国进出口总值31.11万亿元人民币,比去年同期(下同)增长9.9%。其中,出口17.67万亿元,增长13.8%;进口13.44万亿元,增长5.2%;贸易顺差4.23万亿元,扩大53.7%。其中,9月份出口2.19万亿元,增长10.7%;进口1.62万亿元,增长5.2%;贸易顺差5735.7亿元,扩大29.9%。

  “三季度出口整体表现仍较强。”中国银行研究院中国经济金融研究课题组撰文分析称,出口保持较快增长主要是海外需求景气程度较高,主要贸易伙伴上半年经济增速较快;前期订单积压释放的拉动效应延续,尤其是长三角地区“赶工效应”在7月仍在持续;全球供应链继续恢复,价格效应支撑作用较强等因素支撑。

  对此,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分析称,我国9月份出口增速好于预期,去除高基数影响,外贸出口表现强劲。出口表现强劲,主要是海外需求仍在扩张,国内有效统筹防疫与经济恢复,保障物流、产业链供应链畅通等政策效果显现等因素的综合作用。

  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外贸结构也在持续优化。数据显示,一般贸易进出口呈现两位数增长、比重提升的趋势。前三季度,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9.92万亿元,增长13.7%,占我外贸总值的64%,比去年同期提升2.1个百分点;民营企业进出口快速增长、比重提升。前三季度,民营企业进出口15.62万亿元,增长14.5%,占我外贸总值的50.2%,比去年同期提升2.0个百分点。

  多举措助力外贸企业保生产保履约

  在外贸增长保持较高增速的同时,也需要注意,当前外贸发展环境日趋复杂,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增速回落,我国外贸也客观面临着一些不确定性,而且不确定性在增加。

  实际上,针对这一情况,国家层面及时部署,出台了一系列稳经济、稳外贸的政策措施,并起到了较好效果。近期,商务部又印发了《支持外贸稳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》(以下简称《若干政策措施》)。业内专家认为,《若干政策措施》具有较强针对性,能够有效支持外贸稳定发展,促进稳定经济大盘。总的来说,尽管面临外需放缓甚至减弱的大背景,外贸还是有信心能够实现正增长。

  企业拿到订单以后,确保订单能够生产、能够交付,生产的产品能够运输出去至关重要。对此,在保生产方面,《若干政策措施》要求,各地方强化外贸企业防疫、用能、用工、物流等各方面保障,必要时全力予以支持,确保外贸订单及时履约交付。

  “在实践过程中,尽管这几年受疫情影响,但各地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做法。”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王受文表示,近期,四川省把企业作为最小的防疫单元,提前为企业员工备好吃、穿、住、行、医等方面的需求,即使发生了疫情,企业员工从住所到工厂闭环流动,做到了生产不受疫情影响。四川省各主要的外贸外资企业,在疫情期间都保持了满产水平,订单交付得到保障,产业链稳定也得到了巩固。

  此外,在资金支持方面,《若干政策措施》提出,结合有关国家做法和我国实际市场需求,研究优化中长期险承保条件,加大出口信用保险支持力度。统筹利用外经贸发展专项资金等现有资金渠道,进一步支持中小微外贸企业开拓国际市场。

  外贸稳定增长有较好基础

  记者注意到,当前也有部分外贸企业出现了订单数量下降的情况。“现在外贸确实面临着一些新的不确定性,尤其体现在外需方面,外需的增长放缓,这是当前外贸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。”王受文称,现在企业反映订单在减少,确实是有一些主要的市场进口需求在下降,有一些主要经济体的通货膨胀在高企,对一般消费品形成的挤出效应在增加。前一段时间,很多国外的进口商购买的货比较多,形成了高水平的库存,现在要消化库存,对新的订单释放就形成制约,疫情导致的“宅经济”需求也在下降。

  在看到不确定性的同时,也应该关注到,我国外贸本身有比较好的基础。周茂华表示,从趋势看,我国外贸仍有望保持韧性,一方面,我国工业运行恢复正常,全球高通胀环境下,我国产品性价比优势明显;另一方面,外贸企业也在不断推进高质量发展,创新外贸新发展模式等。此外,四季度及明年初,全球整体处于季节性消费旺季,也将带动我国外贸增长。

 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认为,未来外需走弱将对出口形成一定下行压力,今年第四季度出口增速可能下滑,但也有一些支撑因素。一方面,一系列政策支持为下阶段出口稳增长营造良好条件;另一方面,东盟对我国出口需求的拉动显著。此外,欧洲产业转移至我国。承接来自欧洲的制造业产业外迁,可能有助于我国对欧洲市场的开拓。

 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也认为,在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的大背景下,我国出口的外部需求承压,但对东盟的出口或将提供支撑。同时,我国内需边际改善,进口增速将保持稳定。